北京源码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English | 中文

源码资本 SOURCE CODE CAPITAL

首页 码会 基石投资方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40岁以下投资人】曹毅:10年投资炼成“凶猛”的产品经理

2015-06-01 创业邦

在德州扑克的牌桌上,嘟嘟美甲创始人王彪和美团网创始人王兴有了一次深入交流。他是有备而来,从业务发展思路到竞争分析,跟王兴介绍了一遍。很快,嘟嘟美甲入驻美团的合作意向达成。这是我近期谈成的最大的渠道合作。王彪说。

这是源码资本组织的码会上的一幕。美团是源码资本基金的LP,嘟嘟美甲是源码投资的企业。这两类企业创始人在码会里被叫做高低年级同学,因此,源码的码会也被叫做高低年级同学会

在王彪与王兴坐到一起打德州扑克之前,王彪正在考虑要怎样扩展嘟嘟美甲的运营渠道。同时,王兴也正在考虑,上门服务这块事情美团到底要怎么做,美团要不要做开放平台,把上门服务提供方接入上来。于是,在娱乐交流活动环节,王彪和王兴都事先得到通知,两人会被安排在一起,可以聊一聊。

王彪到北京开董事会,提出嘟嘟美甲需要与更多的美业品牌合作,源码的创始人曹毅给他列出了一个公司名单,可嘟嘟创始团队里几乎都是理工男,行业交际有限,这个名单里的公司创始人王彪一个都不认识。坐着曹毅的特斯拉回去的路上,曹毅点了一通微信,把名单上的公司创始人跟王彪拉到一起,让他一个个认识一个个聊。

10年的投资经历,把曹毅的通讯录变成了百宝箱。2014年离开老东家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后,曹毅很快就创立了源码资本。第一期基金的LP包括一线的实力派创业者或投资人,新兴10亿美元级企业的CEOBAT、奇虎等互联企业高管,著名天使投资人和对冲基金合伙人等。这些人几乎都是曹毅的第一手联系人。

但不光是投钱,这些LP还需要持续投入时间、经验和资源。创立源码,像是曹毅10年投资生涯的一次总结和升级,用他的话说,是突破和尝试。虽然仍然是在做投资,但这次,曹毅更像是个产品经理,他要让10年间积累的人脉和资源像铁钉被磁铁吸附般一一到位,使资源和机会流动起来。其中,那些细节和分寸感,才是曹毅10年投资至关重要的结晶。

奔着三大痛点做源码

曹毅自立门户成立源码做投资,很多人看好,也有人怀疑。

趣分期的办公室和源码资本紧挨着。《创业邦》记者第一次到趣分期办公室采访的时候,趣分期创始人罗敏就把记者带到了源码的休息室。不用招呼,阿姨马上泡了两杯热茶端上来,老熟人一样。

趣分期的人员增长太快,工位总是紧张。每当有客人来,要跟人安静地谈事,罗敏就过来源码的办公室。他和曹毅认识很久了,曹毅创办源码不久就领投了趣分期的B轮融资,投资金额上千万美金,并在之后的几轮融资中都进行了跟投。

凶猛,罗敏这样形容曹毅。这与曹毅斯文、温和的外表很不相符,但细看曹毅和源码的做事风格,确实透着一股快、准、狠的凌厉劲儿。

罗敏是经唱吧的创始人陈华介绍与曹毅认识的。那时,曹毅还在红杉,主导投资了唱吧。那时的罗敏也还没做趣分期,做的是另外一个项目。两人在咖啡馆里聊了聊,曹毅当场给出反馈,团队很不错,但项目方向不行,不投。后来罗敏做了趣分期,找到曹毅,那时曹毅已经做了源码。两人谈了5分钟,曹毅觉得事情靠谱,当场拍板:投。趣分期是源码第一期基金里投资金额比较大的一个项目。

投资行业又多了一个自立门户的投资强人。很多人看好。因为直观上看,这是个投资行业的老人,在这行干了10年,经验丰富;同时,他才30岁,属于青壮派,适合互联网年轻的调性;能力突出,曾投出了红杉中国不少优秀项目;人品上,沉稳、低调、勤奋,在创投圈几乎没有负面评价。总之,这样一个人做投资基金,很靠谱。

也有人提出疑问:目前阶段,投资竞争已经是异常激烈,投资人抢到好项目的难度正在增大,为什么还要创业做一个新的投资基金,机会在哪里?

曹毅看到的机会已经扑面而来。一方面,在一些领域,新的创业机会还在增多。他看好的是一些还没有和互联网结合的传统行业,比如O2O和互联网金融,这些细分领域正在经历爆发式的增长。另一方面,有经验的人和钱会更多。他判断,经历了2014年的互联网公司上市红利期,许多公司的高管会收获大量的财富。然后,到自己关注、擅长的领域找到新的增长点,将成为这些专业人士运用这些资金获得更大回报的一种方式。

事实是,源码资本第一期基金募资1.2亿美元;4个月后,用了2个月,募得第二期基金1.5亿美金和2亿人民币。源码成立8个月的时候,在O2O和互联网金融几个细分领域里,已经投出去了40多个项目。

但这只是开始。

曹毅曾从投资人角度总结过他认可的创业者类型,其中有两个重要的特质:一个是全局观下的聚焦,一个是有产品经理的思路。他举了美团网创始人王兴的例子,评价王兴是一个思维极度严谨的人,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把这件事情每一个阶段的步骤、每个阶段里面的重要部分都想得非常清楚。王兴在做美团之前,判断O2O将来市场发展规模最大的是餐饮,于是在当时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全力做了餐饮。曹毅很认同这种做法:这是很清楚地抓住一个关键事情,或者跑道上一个最关键的节点,集中投入资源去解决它。曹毅直言,他倾向于产品型创业者,因为觉得这样的创业者做出的产品更能产生持久价值,这类公司能走得更长远。

现在,曹毅自己正在践行这两点。创立源码之前,他已经有了通盘的考虑。

曹毅说因为自己看到了外部机会,加上创业的冲动,就做了源码。但他没说的另一层意思是,他想做的事,在大的投资机构中并不容易实现。

如果只是给新兴的创业领域投资金,在原有的大投资机构是完全可以做的。但在研究了10年创业公司之后,曹毅发现,聚焦一些看,会发现创业者们有一些共性的核心痛点,这不仅是在资金方面,投资人能做的事情其实还有很多。同时,钱的背后是人,除了提供资金,LP的价值还能多纬度挖掘。针对创业者痛点,做资源的配置,这是曹毅想做的事,需要全新的操作模式。

曹毅目标明确,源码就是针对互联网,以投资A轮前后的创业公司为主,解决三大痛点:公司战略层面,把事情想对;融资,包括在合适的时机及时地拿到后续融资;人才补充。在他的设想中,要构建一个健康并具有长期建设性的LP组合,通过投资筛选优秀创业者,再通过码会来解决创业者第一和第二个问题。同时,源码会用专门的团队帮助创业者做人才招募的工作。把投后价值做到极致。曹毅说。

曹毅经常不在办公室。因为很熟了,罗敏与曹毅大多是在线上联系。他随时在线。罗敏说,源码团队好像没什么节假日的分别,反正找谁都能很快有回应,完全就是个创业公司的样子。

资源配置组合拳

比较少见曹毅穿T恤。曹毅的同事说。曹毅一直都是很职业、严谨的样子。

源码投了淘世界的A轮。除了曹毅,淘世界的创始人陈丹丹没去见别的投资人。陈丹丹认识的投资人不多,她的天使投资人把曹毅介绍给了她。从团队到商业模式,两人聊了聊。陈丹丹觉得曹毅懂产品,了解市场,觉得很合适。那时的淘世界只有一个DEMO,但曹毅还是投资了她。

之后的淘世界调整变化其实比较大。在这个过程中,陈丹丹就找曹毅问了很多问题。她把自己的产品想法跟曹毅讲一讲,曹毅会告诉她国内外有无对标可参考的案例。投资人有时会告诉你未来是什么样子,帮你把视野打开,不光只是埋头看自己。陈丹丹说。因为没有太多经验,有时候不知道运营数据背后意味着什么,是好还是坏,她就拿着运营数据给曹毅看。有时她跟曹毅表达自己的担忧,曹毅会跟她说一句话:你的这个问题很多创业者都遇到过,放宽心。陈丹丹就真的会觉得放轻松很多。

曹毅也会主动找她,把一些自己投过或没投过的项目在微信上介绍给她认识。我有时都没意识到与这些公司之间可能有什么合作的契合点,他想到了。陈丹丹说。

陈丹丹去参加源码的年会,有点吃惊:没想到源码有这么多的LP

LP花了曹毅很多心思。他曾说:你会发现一个现象,顺为基金一部分的成功来源于其利用了雷军和小米的品牌优势和影响力。而我们想的是更开放地多拉一些雷军进来,把各个领域最新锐的CEOBAT高管和天使投资人招募进来。但不光是招募进来那么简单,曹毅打的是组合拳。

源码在成立之初就定位于TMT领域的投资,这从源码这个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其第一期基金只定位在三个细分领域:互联网金融、O2OB2B。于是,他们招募的LP都是与这些领域的新创企业能产生协同效应的人。他们是携带资源的、纯粹的财务投资人,不仅能为创业者提供资金,也可以帮助他们很快进入所在领域的圈子,快速被接纳。LP做到融合又隔离。曹毅说。他所说的融合,指得是LP的资金、资源与源码投资的企业之间做融合;隔离,则是指源码的投资方向并不会被LP的个人业务所影响。这与由机构做LP有所不同。

源码二期基金LP中,除了之前的投资人,还增加了一些新的面孔,包括7家市值在200亿~600亿的A股上市公司CEO以被投企业为中心,我们来系统性地连接和打通,这是我们的一个解码思路,也是演进的主线。曹毅说。

与配置LP一样花心思的,是源码的管理团队,一样的精英组合。人数不多,但每个人都有鲜明的业务专长,招聘、PR、融资并购、财务审计、产品市场规划等等。这使得在创业企业需要的每个服务节点上都有对应的人,决策速度快。发个微信很快就有回应。王彪说。

缺人,是曹毅看到的创业公司的另一大痛点。所以,帮创业公司招人,是源码在投资、码会之外另一大重点业务。技术、产品经理和地推,是源码招聘团队目前重点挖掘的三类人才。觉得能力不错,谈好对方的预期值,源码的HR就会将人推荐到不同的创业公司。罗敏也弄不清源码帮趣分期招聘来了多少人。只要发现有不错的人,源码的HR就会直接推荐到趣分期的HR部门。

投资方向上也在配置。在投资领域上,源码二期基金会增加一两个方向,像海外市场,也将加大B2B领域的投资力度。往前走一走,我们发现B2B领域的空间越来越开阔,赛道很宽,现在时间点也非常合适。曹毅说。而他看重的还有另一层协同效用,B2B企业之间产生贸易或者与互联网金融公司合作做供应链金融等等。

融合的细节

王彪去参加码会一年一次的大会,三天下来,觉得这可不光是同一个行业里的人在一起交流那么简单,里面学问很大。

活动第一天是大主题分享,王彪记得那天讲的是如何管人,王兴还分享了关于创业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第二天的活动变成小组分享了,王彪形容那是促膝长谈,根据行业和领域以及具体问题,请两个高年级同学来为低年级同学一个个解答。在参加这次活动之前,王彪就被通知把困扰自己的问题提交上来,他提出的问题是:上门服务企业怎样做跨城市管理?小组分享的时候,王兴来跟他一对一地聊了很多。到第三天,所有的人去爬了长城,到长城公社安排住宿房间的时候,王彪发现,他和另外几个做相关业务的公司创始人被安排住在一起,立刻成了睡一个屋的兄弟

码会之外,故事还在延续。今年4月份,趣分期宣布获得由上市公司昆仑万维领投的新一轮融资,金额接近1亿美金。这距趣分期上一轮融资仅过了4个月。趣分期在前期需要大量资金去跑马圈地,第三轮融资以后不久,罗敏就跟曹毅商量了后续融资的事情,曹毅在融资时机和金额上给了建议。不久,曹毅告诉罗敏,昆仑万维对趣分期的这轮投资有兴趣,并很快帮罗敏跟源码的LP之一──昆仑万维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亚辉约定见面。两人聊了一次,最终,昆仑万维决定6200万美金领投趣分期这轮融资,前后只用了一个月时间。目前,已有十多家公司通过码会的接力模式得到了来自高年级同学的后续BC轮投资,总金额超过1.5亿美金。

把这些创业大佬调动起来,让他们持续参与,并不是按按通讯录里的第一手联系人那么简单。通过共同利益把LP和新创企业揉在一起,让他们有动力去做多对多、点对点的连接、协同和合作,让好的资源得到更好的配置——曹毅这样概括码会的模式。曹毅介绍,源码还会再做一些事情,比如邀请投资人去做新创公司的独立董事,不一定要投多少钱,类似于创业导师,来帮企业诊断,提出建议和帮助。这种方式,目前已经有了一个尝试的案例,那个投资人没有投钱,直接到公司去做了独立董事。

源码的这个模式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稀奇,多少的孵化器,包括媒体等都在做资源对接、服务。但这就像下棋,摆阵布局,思虑再周全,最后让人输掉的可能都在一些细节上。

曹毅对源码的愿景设想得非常美好:创业者的梦想得以实现,新老企业之间的智慧、资源得以流动,大家的收益得以最大化。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在商业世界中,残酷的竞争时时刻刻都在发生。所以,在与已然茁壮的企业之间的交流与融合过程中,分寸和时机的把握,对脆弱的初创公司来说,既微妙又性命攸关。所以,曹毅说,源码要做到分阶段地融合

我们是很主动地去配置或者安排设计这两端的沟通方式,包括他们的信息交换方式。创业公司一定是我们最终要服务的群体。创业公司需要得到帮助的时候,可能会主动提出来,也有可能是我们主动去寻找、识别,帮它做匹配。这是有筛选和控制的。如果说有一些业务有合作,同时可能也会有竞争,在那个时候我们肯定是站在创业者的角度,想怎么去帮助它先做得更大,提高胜算。当它变得更大的时候,我们会根据每个细分的市场,以及竞争的阶段,去做一些疏通,帮助去做融合和合作。曹毅说。

曹毅了解企业在每个阶段需要什么。陈丹丹说。淘世界发展过程中,什么时间点上必须找技术大牛了,什么时间点上要加大投入做市场推广了,问到曹毅,他都会给出具体的建议。

任何一个产品都有迭代的过程,源码也是一样。我想再过一年时间,源码能承载的可能就是可以不断自循环、自动会产生价值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参与的可以越来越少。曹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