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源码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English | 中文

源码资本 SOURCE CODE CAPITAL

首页 码会 基石投资方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源码曹毅:以“码会”笼住“江湖人”,新基金靠三种武器立足

2015-06-01 投资界

  2014年4月曹毅找到王兴、张一鸣,告诉他们自己打算成立一只基金。一个月后,名为“源码资本”的新基金公司完成了1亿美元的募集。即使是在“全民PE”火热的2009年,这样的募资速度也堪称惊人。

  不到一年,源码资本二期基金也快速募集完成。1.5亿美元、2亿人民币的基金规模只用了两个月。除了之前的LP,7家A股上市公司的CEO全新加入曹毅构建的“码会”。在曹毅眼中,商业的“棋局”正变成一种资源合力和智力游戏。对接起LP和创业者的,是这张“码会”身份认证。

  以“码会”笼住“江湖人”

  在北京风沙肆虐的傍晚,略带倦色的曹毅快速吃完1个小时前订好的快餐开始接受记者的采访。自从成立源码资本后,这种状态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一周飞五个地方,一年休息不到五天,”他的同事这样形容。

  对于互联网的“痴迷”或许可以解释目前身为80后的曹毅的这种状态。这种“痴迷”正成为一种“纽带”开始连接起曹毅和他周围的那个圈子。王兴、张一鸣、姚劲波、李想、李一男......正是因为这种纽带开始聚集到源码的周围。“一期基金我们只用一个月就募完了,这些LP每个人就是见了个面,甚至有的只是打了个电话”曹毅回忆到。

  在这个圈子里,身份是一种需要江湖认可的东西。“在他所在那个领域里面有明显的成就,可以说在江湖上面都是有名号的,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方法论。而且这些人基本都在一线,对行业的这种纽带还是非常紧密的。”曹毅这样描述着源码的LP们。

  在投资圈锤炼多年的曹毅正在触碰到创业投资的真谛:将成功的创业者聚集在圈子里,用资本以及人脉来撬动新的创业机会。这一点在硅谷早已得到验证:比如创业教父Paul Grahamy以及科技偶像Kevin Rose等都曾在知名互联网公司任职,深谙互联网精髓,转型投资也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这样的LP背景的确具有诱惑力。曹毅认为,美国创投圈50年的发展已经证明创业的成功所需要具备的要素越来越多,也可以说每个创业者得到的武器越来越多了。但是正因为提供武器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创业的红海实际上更加残酷。创业者需要获取更多的资源和帮助。源码的LP正是这样一种武器。

  他的胃口并不仅限于此。源码的二期基金同样只用了2个月时间完成募集。1.5亿美金和2亿人民币的规模印证了曹毅对于资本市场的判断。除了原有的一些美股港股、机构投资人外,源码还引入了A股知名的TMT公司。蓝色光标、神州泰岳等成为了码会LP群体里的新的“入会者”。

  风口中的“捕风者”

  曾在红杉任职副总裁的曹毅,自然也深谙沈南鹏的“赛道”投资法。曹毅认为,互联网变得越来越大,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互联网的赛道机会正在像白垩纪的物种大爆发一样出现“井喷”。在这其中诞生出许多子赛道机会。

  首先是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曹毅以源码投资的一亩田为例,农业是互联网渗透水平最低的行业。尽管早期也有一些农业报价的网站,但非常初级。然而到了2014年,随着智能手机在农民中的普及和网络购物的盛行,农业大规模的互联网化开始成为可能。一亩田所做的正是利用互联网来消除原本的农业信息不对称问题。复杂的流通环节被互联网所取代,买卖双方则可以获得更好的产品和利润。

  此前,一亩田花了两个多月时间帮助河南新苗销售完了滞销大葱。这被曹毅视为一次经典的互联网改造传统农业案例。互联网改造传统农业,改造的方式是透过信息化的方式,使得信息传播更加有效,中间环节更少,资源配置得到优化。

  其次是金融的互联网化。趣分期是源码投资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中一个代表性企业。看似简单的学生贷款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曹毅认为,金融的需求是始终存在的,传统金融并不能解决很多需求,其中最大一块就是学生市场:学生具有巨大的消费需求,但收入受限。趣分期的出现其实是解决了一个供需矛盾,金融就是时间和空间的转化。学生的提前消费同时也可能提升其资源利用率。

  第三是O2O。曹毅以源码投资的PP租车为例:北京有400万的车,每天空闲的可能有四分之一,另外一端有300多万的人,有驾照没有车。其实是一个巨大的供求不匹配,PP租车所做的平台,使得被闲置的这些车这些资源得到了更好的利用。

  曹毅认为,从这三个赛道上可以看到了非常多的行业可以通过互联网去改变,资源也可以更加有效地得到配置。“因为这些都是社会的底层设施,是刚需。因此而产生出来的巨大价值,我相信会很持续。

  ”新基金的“打法”

  在以互联网基因为纽带建立的“码会”中,源码的担子并不轻。梳理企业战略和融资战略是曹毅每天最重要的两项工作。“作为VC,最重要的事情是帮助创业公司做正确的事情,只有将正确的事不断叠加,创业公司和VC才能实现双赢。”

  这并不简单。在投资趣分期时,曹毅就曾经历了困扰。在趣分期发展壮大后,面对的诱惑也多起来。除了大学生外,趣分期还曾开辟了注入家庭用户、白领等用户的贷款业务,多条业务线使得趣分期的业务总量很大,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有一天曹毅找到趣分期CEO罗敏,告诉他必须要坐下来好好聊聊。在源码会议室里,曹毅在黑板上详细阐述了他对于目前趣分期发展的看法。他在黑板上画了一个矩阵,左边是不同的资产类型,比如信用贷、抵押贷。纵轴是用户、大学生、白领、家庭。曹毅告诉罗敏,每个细分市场都需要大量的人力与物力投入,而且每个市场的金融消费属性也不相同。对于趣分期来说,最重要的目标是首先在某一领域达到王者地位。

  作为投资人,曹毅坦言,如果公司有几块业务,每块业务都是第3名,那么这个公司根本就不值钱。因为每个跑道都是赢家通吃。因此,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聚焦。必须在某个跑道上成为王者,必须把所有的资源投入到最重要的业务上。

  曹毅告诉罗敏,大学生市场并非已经饱和,很多业务可以细化,这样是做加法而并非延伸到更多业务去分散资源做减法。“这是创业公司容易犯的错误,当你有资源的时候你会跑到第一名,这时候你会面对很多诱惑,你需要控制住自己,有时候甚至要去砍掉业务。作为VC,应该帮助创业者做这样的梳理和判断。”

  除了战略决策,融资同样重要。在融资圈里,流行着B轮和C轮死的说法。意思是当创业公司无法在成长阶段拿到B轮或者C轮融资时,很可能会半路夭折。在曹毅看来,创业竞争的惨烈,使得融资周期大幅缩短。大概2-3个季度创业公司就必须拿到下一轮融资。但融资的残酷性显而易见。2014年据不完全估算,有2000-3000家已融资企业无法拿到下一轮融资,在C轮阶段,50%-60%的企业将会被淘汰。因此源码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帮助投资企业拿到下一轮融资,持续“输血”。

  曹毅认为,时间窗是一个客观和实际的问题,如果不能在与竞争对手的角逐中持续“输血”,那么错过时间周期可能就意味着灭亡。这也印证了曹毅之前所做的决断。吸引更多具有互联网基因的个人和企业成为源码二期基金LP,这保证了源码投资企业的融资可持续性。据曹毅介绍,目前所投企业中65%的后续融资通过源码完成,这也让其在早期投资中更加得心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