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源码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English | 中文

源码资本 SOURCE CODE CAPITAL

首页 码会 基石投资方 管理团队 观点 关于我们

【独家】曹毅:构建“码会”生态系

2015-06-01 中国企业家杂志

曹毅看上去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根本不像1984年生人。事实上,他已在风险投资领域浸淫11年,参与创办、投资了几十家企业。

长期与创业者交谈,他常常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当互联网创业热浪喷薄而出时,外部环境和内在思考等种种声音告诉他,行业需要新的变量和玩法。2014年4月曹毅离开红杉创立源码资本,专注TMT领域早期投资。

外表温文尔雅的曹毅,行事风格快速凌厉。随着源码资本二期基金的募集完毕,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便募集了超过3亿美元的基金,8个月投资了40多个项目,成为80后新锐VC的代表。

“我们要抢时间、抢跑道,一些项目和领域不能等,错过很快就到B轮、C轮了。”曹毅说,他们保持着至少两周推出一个重点项目的节奏。这让他和他的团队时刻处于一种战斗状态。见面时,困扰他两周多的感冒、间歇性肠炎刚刚消退,他又满血复活地投入工作中。据说过去的一年,视勤奋为投资人标配的曹毅休息没有超过5天。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曹毅,内心深处很推崇“改变世界”的价值观和方法论。VC行业是否需要一些改变?一方面,创业大时代的到来让他很激动,另一方面他意识到中国VC与国外VC在投后管理上差距很大。

此前参观美国顶级风投A16Z,他发现100人的VC,80人在做投后服务,前台投资只有20人。曹毅很希望能设立一个类似同学会的组织,将LP与创业者对接、互动起来,并更好的完善投后服务。

作为此前红杉资本的VP,他知道这在现有平台上并不会简单实现。“红杉的LP群体非常强大且实力雄厚,与红杉合作时间也长,想在这样深厚的大机构内快速实现我所想的创新,并不容易。”曹毅认为,新机构可以没有包袱、更自由灵活地设立一个组织去吸引LP群体,为创业者提供增值服务。

对曹毅来说,融资并非难事,但选择谁的钱非常重要——这将决定着是哪些人将在后续为创业者释放价值。不少LP是他所投资的项目创始人,他们已经崛起成新财富阶层,同时又保持着在互联网一线的思考和视野。无论是资源人脉、还是经验教训,和他们在一起,对于创业者来说无疑更有优势。

王兴和张一鸣是最早支持并加入源码LP阵营的人。曹毅说,最初一段时间,源码资本的办公室就是“寄居”在今日头条那里。他一边请律师搭建公司架构,一边找LP融资。15天后,首期1.2亿美元(包括1.2亿元人民币)募资到位,10多位新兴企业CEO和BAT等知名企业高管、著名天使投资人都参与其中。而基石投资者里还有老东家红杉资本。

从那时起,曹毅一直在快马加鞭看项目。投资经理每周会把过滤后的项目提交给他,他尽可能快地约见创业者,见完后立即反馈意见。据说,与曹毅交流过的创业者,一周内就会收到他的反馈,此前他甚至完成一笔“30分钟就给Termsheet”的投资。

在投资逻辑上,曹毅延续了红杉赌赛道、重布局的理念。与红杉多产品线不同的是,源码资本锁定了有限的几条赛道,并保持适时调整。目前基金主要聚焦互联网金融、O2O和B2B三个领域,每个领域至少投了七八家公司,比如服务于大学生贷款的趣分期、P2P租车平台PP租车、上门服务的嘟嘟美甲和E保养、农产品交易平台一亩田等等。

相同赛道下,他更偏向产品型选手和二次创业者——产品型创业者思维更清晰,能够给公司带来长期价值;二次创业者经验丰富,成功率更高。

判断一家公司的产品时,他喜欢在现实生活中寻找映射。“一亩田在线下对应的就是类似北京新发地这样的农贸市场,一亩田是把它搬到网上了;无秘对应的是现实中的八卦、娱乐。互联网应用拥有现实基础,才能支撑足够大的市场。”

源码资本不少被投企业发展迅速,都拿到后续融资,估值翻番。以PP租车为例,截至2014年11月4日,仅一年时间PP租车从6人增至600人,从1个城市扩展到10多个城市,车辆超过2万台,成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租车平台。

“这些回报目前都还只是在纸上,没有变成真正的钱,离我们真正退出还很早。”曹毅常常这样提醒自己和团队。他并不急于退出——离LP的基金期限10年还早。市场上无论A股、并购、新三板等都是渠道,而他只寻找更好的机会。

为了让LP与创业者之间强化互动、提供价值,曹毅创立了“码会”。投资项目之后,他会通过“码会”,调动LP资源定期与所投企业进行交流,无论是一对一封闭式交流,还是小范围的头脑风暴,目标都是帮助创业者解决创业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也将所投企业带入到互联网核心人脉圈。

在码会,LP被比作“高年级同学”,被投公司的CEO们对应的是“低年级同学”。去年12月6日,第一期码会在长城脚下的公社召开,十几位“高年级同学”和 40多位“低年级同学”,展开了一场为期三天的头脑风暴。
“王兴关于创业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分享,充满哲学思辨;(去哪儿CEO)庄辰超关于创业公司如何竞争、如何亏损的演讲,把赛道竞争、增长节奏讲得很透彻,一鸣对企业文化和团队建设的思考非常深入,还有一些外部行业专家的分享解读,听得人脑洞大开……”提起当时的情景,曹毅说这就是他想要的感觉。

码会更大的价值,除了构建这个互助的圈子,还会帮助被投公司进行后续融资。在投资界,这是一个基金非常重要的能力和行业竞争力。截至目前,已有十多位“低年级同学”得到了直接来自“高年级同学”的后续B、C轮投资,仅经过源码资本搭桥撮合的总金额,就超过1.5亿美元。

而且码会还在继续,每年一次大码会,每月会有常态化的小码会,曹毅希望码会将来形成一种成熟的“接棒”投资效应。

4月,源码资本二期基金1.5亿美元、2亿元人民币刚刚募资完毕,仅用了两个月。相比第一期募资,LP除了一期基金的美股港股(准)上市公司CEO跟投之外,还增加了7位A股上市公司CEO和国际知名机构投资者,并且人民币基金占比在上升。

“一期人民币基金除了投资天使轮,更多是起辅助作用,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将来想在A股上市。”曹毅告诉《中国企业家》,接下来他们会再增加1亿元人民币基金,并且考虑将新三板作为将来C轮的融资渠道。

曹毅目前是源码资本唯一的合伙人,所有重大事项和项目决策由他一个人拍板。与很多机构一样,源码保持着10多人的小团队高速运转,团队年龄均为80后、90后。在曹毅看来,这样更容易对接年轻创业者。
对于未来VC的发展,曹毅保持乐观:“更多的社会资源进来会重塑这个行业,资金来源更加丰富,VC、PE的盘子也会随之变大,当然未来会有一个淘汰、优选的过程。”